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沈阳游客 诗词

财富 也许是你的 也许不是你的 你的作品则永远属于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赏评006 纤皓诺诺之鹧鸪天--无题 赏评 作者代码->诗(hotmanx)  

2008-08-06 06:25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纤皓诺诺 之 鹧鸪天-无题 赏评

2008年08月05日 22:27:06 作者: 代码->诗(hotman_x)

由于深陷名利场中,时间有限,雅兴更有限,本来是决心在博客圈子里,决不再给自己揽上什么义务。不料陈本余先生突然打上门来,曰了一句:“你赏评能力比较强”……想来本余先生高士如此,既加青目,诚所谓“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”,于是一时忘了“歪诗”本性,弃了“打油”主义,这就飘了起来,于是又戴起“赏评员”的高帽子来了。

继上个月欠了作业之后,这个月又到了交租子的时候了……此时方知,高帽很沉,颈椎可是有点酸了。

上面几句牢骚发完,居然又过了一个星期了,“赏评”那几个字还是无影无踪。手足无措之际,潜入圈子,胡乱捞了一个受害者一看,居然是纤皓诺诺。嘿嘿,俺这就“赏”起来,至于“评”么,纤皓诺诺比我强,俺就藏拙了。

鹧鸪天·无题

 

纤皓诺诺

 

楼上飞箫楼下痴,窗前细雨笼云时。

殷勤子燕人千里,落寞榴花鹊一枝。

 

春去远,夏来迟。声声啼婉断肠词。

谁教绮梦长情种,对影沉吟尤未知。

不知从何说起,所以在正式胡言之前,加点题外乱语。其实我读词很少(填得更少,算起来不过三、四个),不过窃以为,词和诗是不一样的,精微的东西我说不出来,说点俗的:

其一,诗是方的,词是圆的。所谓方的,哪里是边,哪里是角,那是明明白白的,诗虽无达诂,但其所指通常是明确的,至少它的情绪、它的意志,是明确的。而词就不是这样,想来古人初填词时,有似现代人写流行歌儿,歌儿却不是给自己唱的,正不必非写自己的情绪,完全可以写歌手的情绪。而歌手,却不必非有自己的情绪,别人写什么情绪,她就作什么科罢了。这么一来二去,词里面写的,至少其浅层的意义,是不如诗里那么可信,那么明确,那么真实的。比如词家说愁如春水,你大可不必担心他明日愁得上吊;而诗家说他不被人识很不爽,改日就跳了汩罗江。然而,词本来就不是用来“玩儿真的”,不要求它里面写的都是曾有的实事,甚至不必是会有实情,我们要的只是优美的情,优美的事,就象拍MTV一样。于是我们放下方的诗,拿起圆的词。

其二,诗是短的,词是长的。长短,不是指篇幅,不然,随便拿几个楚辞、乐府长诗来,一切词都瞠乎其后。所谓短者,紧身短打装束,干净利落者是也;所谓长者,翠袖长衫,拖泥带水者是也。一首诗,其范畴是相对可界定的,象李义山之无题诗那样写“朦胧诗”,在古典诗歌里是不多的。而词,翻译成现代诗,说不定大部分都是“朦胧诗”(一面是对词不敬,一面是对朦胧诗不敬,惶恐惶恐)。所以,词家说“懒梳妆”,你按字面解作闺阁情事,当然无妨;按香草美人之喻解作怀璧不见良贾,亦无不可;更有索性不理什么意思,单去想那香艳美丽,也不见得就错。词这东西,写它的人心里想什么很难说,去猜一猜固然无妨,却很难猜得着,更重要的是,猜着了也没什么趣儿。有文学理论认为,一段文字本身并不成其为完整的作品,唯其读者来读,这个读的过程却就是另一段创作,文字这才成了完整的作品。文学理论俺其实是不懂的,只觉得如果套上来说,词却很符合这种说法。

其三,诗是真的,词也是真的。前面其一说诗词之不同,不免有“词有假”的意思,岂不与此矛盾?俺当然不至于自打嘴巴,要说的是写诗填词之时,诗是倾吐,而词却是酿造。写诗之时,块磊已在胸臆,为一倾吐而已,有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的痛快。而填词呢,初时不过有个引子,比如小有闲愁,又或歌伎在侧楚楚可怜,于是吟哦之际,盘桓之时,闲愁酿作万古愁,美人酿作离恨引,终于愁饮恨怅,纷纷而来,你说它是假的么,当是之时,他却也当真心动神痴。说词假,它说的不一定是真话;说词真,它是把真的情感,取其妙处一截,放大了、做美了给人看。那情感的幽微之处,没有词这样的放大镜,我辈凡夫,哪里体味得出来?以此而论,词之真,更甚于诗了。

前面胡扯了这么长,下面开始做作业。

纤皓诺诺(这几个字好生难打,以下叫“作者”算了)这首词,也是一首鹧鸪天。为什么要说“也”呢?好象最近圈子里填这个牌子的极多,反正俺是见到了不少,连俺自己也附庸风雅糊弄了两个。俺糊弄那两个,先一个是被藏剑人逼的,后来那一个就属“余波未平”了,不知作者有什么缘故没有?就这个词牌,先抄几段书,连拼接带胡诌一下:《鹧鸪天》,又名《思越人》、《思佳客》、《剪朝霞》、《骊歌一叠》、《醉梅花》。双调五十五字,前段四句三平韵,后段五句三平韵。整首词体例颇似七律,连平仄格律都象。通常上阙三、四句对偶,下阙起头两个三字句对偶。要说这词牌风流之处,常在上阙那个对子里。头四句轻歌碧水,悠悠流下,于三、四句时恰到妙处,下阙两个三字词,将节奏微微一顿,如溪石小阻,碧水微弯,此后一转一抹,掩映之间,溪流已下香丘矣。

看作者起头,“楼上飞箫楼下痴,窗前细雨笼云时。”正如先前所说,这个未必是曾有的实事,也不求其真实。否则当今之单元楼中,箫声乱窜,不免有扰邻之嫌,呵呵。细雨窗前,有箫声袅袅,于此之时,无论孺慕、子衿、好逑,大概都可发挥,作者以一个“痴”字压住,算是定了情感基调,倒底是什么思绪却没说。这一起头,活水已备,只待下句花落水流了。

果然作者飞起一笔,淙淙之水,悠悠流下。“殷勤子燕人千里,落寞榴花鹊一枝。”这个句式很巧,颇见心思。要是放在诗里,不免稍失之纤巧,在这里却巧得有味。比之以现代之商品的外观,我觉得有两种美,一种设计之美,夺人眼目;一种工艺之美,品质精美。这一句不知作者是苦心孤诣还是信手拈来,总之“设计”很好。只是“工艺”上似乎有点“毛刺”:“子燕”二字有些费解。原以为有什么故典之类,谷歌百度的捣腾了一通,却没找着,想来莫非解作“燕子”?那么颠倒这两个字是什么用意呢?总不会是“仔燕”之意吧?还有一解,就是“子”是“你”之意,似乎也说得过去。想来想去,除非作者坚守拼音平仄方案,以“子”在“燕”之后为轻声(不标声调)之故,颠倒一下调谐平仄。如果这样的话,作者也未免太用心了,呵呵。不过说实话,在这个句子里,“子燕”读起来确实比“燕子”舒服。另外,以我个人的感觉来说,下句在“工艺”的“材料”选择方面,似乎有点怪,火红的榴花、喧闹的鹊,却状之以“落寞”,似不谐。

转入下片,“春去远,夏来迟。”读来平平,似乎作者为韵所限,不及多想了。

“声声啼婉断肠词。”这一句来得多少有点莫名。不知这“啼”来自“燕”还是“鹊”,甚或是作者自己?似乎是鹊的可能大一点儿--好在我反正不求确解。这一路下来还算顺利,思绪之水在这里转了个小弯儿,往下看吧。

“谁教绮梦长情种,对影沉吟尤未知。 ”这一句作者用力不小,如果是画画,这里笔重墨饱,连纸都洇了。问题是“绮梦”也做了,“情种”也长了,“沉吟”了半天,居然不知道是谁干的--或者换句话说,居然不知道对象是谁?这个感觉很妙啊,反正我想美女(帅哥?),倒底哪个倒无所谓,呵呵。

想起开头,楼上吹箫,楼下的人痴了,看来只见箫声不见人?或者是箫声撩起了遐思,不知想到哪里去了?这种疑问,随你乱猜罢,总之作者几句写完,飘然下线,听箫去也。我辈庸俗,附会了这许多胡说,也该在臭鸡蛋破裂声中抱头下场了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